罚没122亿!梅花生物“击鼓传花式”操纵股价案终落定控股股东孟庆山被禁入十年市场禁入

被立案调查已3年有余的梅花生物的控股股东孟庆山终于有眉目了,证监会对其没一罚山,没收孟庆山违法所得3059.87万元,处以罚款9179.63万元,同时对其采取十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案发当时,孟庆山担任梅花生物的控股股东,杨慧兴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

山东首发:王汝恒、张辉、侯沛佐、贾诚、陶汉林

深圳首发:白昊天、顾全、何忠勉、沈梓捷、李慕豪

2015 年 7 月 8 日,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大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本公司股票相关事项的通知》,在此背景下,孟庆山电话联系胡某某,说服其增持公司股票,具体增持安排由孟庆山、杨慧兴负责。

9179.63万元,并采取十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2015 年 7 月初,梅花生物半年业绩数据形成,公司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 3.3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150%左右。

次节,杨林祎内线得手,顾全飙中3分,深圳开场就连得5分,扩大领先优势。裁判判罚李慕豪假摔吃T,山东趁机打成2+1。随后山东又趁机打出一波高潮,李敬宇追身3分,帮助山东40-38反超比分。随后深圳内线发威,趁机打出10-2小高潮,反超比分。上半场战罢,深圳48-42领先6分进入下半场。

2014 年 11 月 5 日,梅花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伊品生物股权,后来收购标的发生了影响收购的情况。“拟终止重组伊品生物”的信息在 2015 年 7 月 9日即具备公告条件。但是梅花生物直到 2015 年 8 月 12 日收市后披露了前述拟终止重组信息。

末节再战,深圳率先发威,先是卢艺文三分得手,杨林祎再添2分,深圳打出一波小高潮,扩大领先优势。随后,山东队不甘示弱,回敬进攻冲击波,将比分差距缩小到只差1分,81-82。杨林祎压哨强行出手飙中3分,深圳拿到4分优势。山东队张辉一骑绝尘砍中2分,将分差缩小到只有1分,86-87,并打停深圳。暂停回来后,两队先后战成87平,89平。深圳通过罚球领先对手6分。关键时刻,张辉连追5分,山东94-95只落后1分。杨林祎飙中3分,吴轲补篮回敬2分,深圳拿到2分优势,98-96。何忠勉推人犯规,张辉两罚全中,两队战成98平,进入加时赛。

对此,证监会决定没收孟庆山、杨慧兴违法所得5659万元,其中没收孟庆山违法所得3059.87万元,处以罚款

杨林祎外线飙中3分,深圳趁机也回敬了山东得分小高潮,在第三节结束时,深圳75-69领先6分进入到末节。

加时赛杨林袆率先飙中3分,随后张辉回敬长距离2分。卢艺文两罚一中,深圳102-100领先山东2分。吴轲补篮得手,两队战成102平。杨林袆两罚一中,陈培东内线命中回敬2分,帮助山东104-103反超。王汝恒两罚一中,陈培东再砍2分,以4分优势打停深圳。顾全轻松上篮得手,吴轲再次补篮还以颜色。卢艺文为深圳再中2分,深圳107-109重新缩小分差到2分。关键时刻王汝恒两罚打铁,但山东拿到篮板球。李敬宇两罚全中,最终山东111-107击败深圳。

首节开战,李慕豪、顾全内外开花,深圳连得5分,何忠勉再飙3分,深圳开局打了山东10-4小高潮。陶汉林打成2+1,沈梓捷空心入网还以颜色。两队随后比分紧咬,先后战成21平,24平。山东队压哨犯规,深圳两罚全中。首节战罢,深圳29-26领先山东3分。

以 2015 年 7 月 8 日为基准日,计算违法所得。九智 9 号信托违法所得额1.96亿元,胡某某证券账户实际亏损1.39亿元。孟庆山、杨慧兴的违法所得为5659万元。

孟庆山、杨慧兴为避免信托亏损以及承担担保责任,利用信息发布的优势地位,通过操控信息发布节奏,以及控制梅花生物股东胡某某增持“梅花生物”股票,操纵股价。

2015年6月至7月初,杨慧兴多次催促韩某某卖出九智 9 号信托持有的“梅花生物”。2015 年 7 月上旬股市异常波动期间,杨慧兴再次电话联系韩某某,对韩某某在 2015 年 6 月份的股价高点没有卖出表达不满,并表示要解除担保。韩某某回复说浙大九智卖出“梅花生物”的目标价格调整到了 10 元/股。

易边后,深圳开场打出7-2得分小高潮,将比分优势扩大到了两位数,55-44。张辉飙中止血3分。随后两队你来我往,山东打出一波进攻冲击波,一度将分差缩小到1分,65-66。

孟庆山、杨慧兴的上述行为违反 2005 年《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构成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

华鑫信托、外贸信托牵涉其中

顾全24分4板、沈梓捷14分13板、何忠勉10分、李慕豪11分7板、杨林祎24分5板7助、卢艺文8分、贺希宁6分。

没一罚三,处以9179.63万元罚款

自2015年7月16日开始,胡某某账户连续3个交易日在二级市场增持“梅花生物”,并于2015年7月18日自愿性披露了增持进展公告。2015 年 7 月 23日,九智 9 号减持 “梅花生物”。胡某某账户自 2015年7月27日起连续3个交易日增持“梅花生物”,并于 2015 年 7 月 30 日第二次自愿性披露了增持进展。九智 9 号于 2015 年 7 月 31 日减持“梅花生物”。胡某某账户分别于 2015 年 8 月 3日和 2015 年 8 月 5 日在二级市场增持“梅花生物”,并于 2015 年 8 月 6 日发布了增持完成的公告。九智 9 号信托于 2015 年 8 月 7 日、8 月 11 日和 8 月 12 日分别减持“梅花生物”。截至 2015 年 8 月 12 日,九智 9 号信托将间接持有的“梅花生物”全部清空,其中 2015 年 7 月至 8 月的减持均价为 10.10 元/股。

梅花生物陆续在 2015 年 7 月 9 日、7 月 10 日向市场公告前述 3 项信息。

2014 年 12 月,慧智 8 号信托即将到期,韩某某和外贸信托发起设立九智 9号信托,受让慧智8号信托的受益权。浙大九智具有九智9号信托的投资建议权,下达交易指令。孟庆山对九智 9 号信托本金和收益进行担保,变相延长信托计划到期期限。

2015 年 7 月 9 日,梅花生物召开董事会、监事会和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梅花生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持股计划(草案)》的议案。

2015 年 7 月 18 日、2015 年 7 月 30 日,梅花生物自愿性披露了胡某某增持进展情况的公告。

2013年梅花生物非公开发行股票,由于每股定价高于“梅花生物”股价,为确保非公开发行成功,孟庆山、杨慧兴与韩某某控制的浙大九智以及华鑫信托商定,由浙大九智及华鑫信托成立慧智 8 号信托参与梅花生物的股票非公开发行,并由孟庆山为信托计划本金和收益提供担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