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IPO前一场眼花缭乱的扩张

滴滴第N次的IPO传闻,不变的依然是“不予置评”的官方回复。

在传闻两天后,7月22日,滴滴副总终于作出了回应:IPO不是当前最优先事项,公司目前暂无相关计划。

两轮车领域的较量也不轻松,这里形成了三足鼎立格局:美团、哈啰,青桔。今年4月,青桔宣布完成10亿美金巨额融资。几乎同时,美团宣布要加大在两轮业务的投入,一时间,一些城市共享单车大战时隔多年后再起。

同一天,滴滴货运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全国30城上线,这是滴滴货运第二批大规模上线的城市。今年6月,滴滴宣布进军货运领域,并在成都和杭州两地上线货运业务,其官方宣传称上线首日,两城总订单即突破一万单。

在新赛道上跑马圈地的背后,滴滴自身的主营业务进入瓶颈期,再加上共享出行“先驱”优步(UBER)在美市值仅500多亿美元的对标天花板,滴滴在一级市场的估值颇有压力,迫切需要一些新的故事,才能容纳其高估值。

如今,网约车市场日趋饱和,以此为主营业务的滴滴需要找到一个更大的想象空间,讲一个更好的故事,才能承载如此大的估值。这也是网约车之外,滴滴在今年上半年还先后试水跑腿、货运、社区团购等多项业务的原因。

但这些赛道上,强敌林立,像货运市场早已被货拉拉、快狗打车等企业分割,作为货运市场后来者的滴滴面临多重挑战,跑腿业务同样面临美团、闪送等对手,而“社区团购”则是一个一点也不新鲜的老故事。无论是四轮车、两轮车传统业务,还是今年开始试水的跑腿、货运、社区电商等新业务,滴滴的老赛道、新赛道上都是压力巨大。

在今年的4月16日,滴滴召开内部2020年度战略会,滴滴出行CEO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公布了未来3年的战略目标,即“0188”: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0;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现在的滴滴,已不止是两条腿、四条腿的问题,除了主营滴滴快车、专车、顺风车、代驾、单车、大巴等业务外,还有新的跑腿、货运、社区团购等业务。尤其是今年新上线的业务,与滴滴主业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不少人表示“看不懂”。

这八年时间,历经19轮融资,滴滴出行融资总额合计超200亿美元,这背后有腾讯、阿里、高瓴资本、软银集团、丰田等多位明星股东。

再往前则是今年3月,滴滴在上海、深圳、重庆等21个城市上线跑腿服务。跑腿代购服务与闪购、美团跑腿类似,提供蔬菜水果、药品、鲜花等商品代购。滴滴方面介绍,首批滴滴跑腿员由滴滴代驾司机担任,代驾司机日常骑行电动车接单。

6月27日,滴滴还首次面向公众开放了自动驾驶服务,其自动驾驶部门已完成了逾5亿美元的融资,由软银 “愿景基金2期”领投。滴滴出行表示将加大自动驾驶、车路协同及相关AI技术投入,并招聘了多达200名员工。计划到年底将员工增加到500至600名。

但如果用一个词概括,那就是本地生活服务,滴滴在出行之外,开始讲一个新故事——打造生活服务闭环。

此前有报道称,滴滴出行正与投行洽谈,计划最快年内在香港首次公开发行(IPO),目标估值超过 6000 亿港币,约 800 亿美元,有望成为近年来香港市场规模最大的 IPO 交易之一。今年以来,滴滴不断扩大自己的版图,试水的跑腿、货运、社区电商等新业务,加码无人驾驶、数字货币等业务,让人看的有些眼花缭乱。

今年4月17日,滴滴的青桔单车获得君联资本及国外大基金A轮超10亿美元融资;4月21日,青桔单车再次拿到君联资本、软银中国的1.5亿美元B轮融资,今年5月,滴滴出行自动驾驶部门完成了由软银领投的超5亿美元的融资。

公开报道,滴滴2018年全年亏损为109亿人民币,其中在司机补贴方面共计投入113亿元;2017年亏损为25亿人民币。

本地生活业务,本身没有什么秘密,互联网企业只要拥有自己的流量入口、场景优势,可以轻易地复制,如今这个赛道上已是非常热闹,除了“饿了么”、“美团”,还有顺丰、哈啰、闪送这样的新手。

只不过,在本地生活领域,美团、饿了么早已建立强大的护城河,滴滴想进入这个领域并非易事。尤其是本地生活新业务,无论是组织形式、管理模式、运营模式等,比滴滴两轮、四轮生意复杂的多。

7月14日,检测发现西部物流园一冷冻仓库部分产品外包装新冠病毒核酸呈阳性。区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迅速行动,第一时间对配送点、门店、消费者及相关接触人员进行全面排查,对物品进行封存,对接触人员进行隔离观察,并严格开展环境、物品和接触人员的核酸检测。同时加强对冷冻冷藏肉品的风险排查,切实保障食品安全。相关防控工作正按要求规范有序开展。

2018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滴滴预计于2019年下半年进行IPO,彼时估值约550亿美元,预计最终上市时市值达700至800亿美元。

目前,滴滴旗下已覆盖网约车、顺风车、代驾、租车、单车、大巴、金融、外卖、货运、跑腿、团购等业务。其中一些新业务,按滴滴程维的说法是其“探索的新赛道”。

早在2018年,滴滴曾推出外卖业务,首批在南京、长沙、福州等9个城市上线。其后滴滴又传出孵化酒店业务的消息,但没了下文。2019年,滴滴把重点放在了安全与出行相关的领域上,很少谈及本地生活服务。

去年10月,据媒体报道称,滴滴部分股东开始寻求把自己手中的股权变现,其中有两位中国和美国的滴滴原始股东拟出售股份,分别按400亿美元和430亿美元的估值叫价。不难看出,尽管资本持续注入,但是,滴滴在一级市场的估值却没有多大进展,很多时候停滞不前,甚至倒退。

但是,滴滴的估值却没有一路水涨船高。2017年年底,滴滴在新一轮40亿美金融资中估值约为560亿美元。

这些数字停滞背后,一方面受滴滴顺风车安全事件影响,另一方面,滴滴至今仍在亏损中。

滴滴,最近天天有大事,IPO传闻只是其一。

国内竞争者众,滴滴还将市场转向海外,今年3月,滴滴正式开启巴拿马业务,这是继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后,滴滴涉足的第6个拉美国家。事实上,拉美地区也是滴滴的海外重点战场,但在这里,滴滴面临着一个劲敌——Uber。

在战略会上,程维表示,滴滴国内业务将双曲线推进,一是持续完善一站式出行平台,四轮(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两轮(青桔单车和电单车)和地铁公交等公共出行将服务更多用户。二是小桔车服、自动驾驶、金融、智慧交通等业务持续发力,同时探索新赛道。

滴滴不断尝试、跨界开展新业务,除了扩张的野心,还有背后的焦虑。滴滴的新三年“0188”计划实施情况,决定了滴滴在未来IPO之时资本市场对其估值的高低,滴滴眼花缭乱的跨界扩张,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滴滴对估值的焦虑。

不过,据第三方数据显示,滴滴在网约车市场中占据的市场份额已超60%。天花板初现,滴滴想在该市场中实现更大突破显然颇为困难。目前,中国网约车市场已经形成了“多足鼎立”的格局,除了首汽约车、神州专车等传统网约车,还有曹操出行、T3出行等“新势力”。此外,美团、高德等企业也通过聚合模式跨界加入网约车战场。

目前,各路资本持续涌入滴滴。

但是滴滴扩张的这些领域,高手林立,新业务并不那么好做,滴滴不断跨界背后,显示了其作为出行巨头的野心,也有其资本估值的焦虑。

2019年7月,滴滴出行13.75万股股份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公司整体估值为550亿美元(约合3892.35亿元人民币),该股权转让出售价按照整体估值475.44亿美元进行。

目前,滴滴依然是网约车市场的霸主,但是滴滴的瓶颈依然明显,尤其是滴滴顺风车此前安全事件带来的阴影仍在。

疫情期间,滴滴明显加快了拓新速度,除了跑腿业务,滴滴还试水社区团购,上线“橙心优选”,主打低于市场价的秒杀产品,目前该业务已经在多个城市上线。对此,滴滴方面表示,和跑腿、货运等类似,橙心优选也是对新业务的尝试探索之一。

7月20日,滴滴拼车正式更名为青菜拼车,公司采用全新品牌标识,邀请人气偶像朱正廷、黄明昊担任新品牌大使。

2020年,本地生活服务又出现在滴滴的拓展版图中,滴滴希望通过打车融合到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中,抢占场景和入口。

而在滴滴1亿单目标中,青桔要完成4000万目标,2020年计划上线20余个城市,投放200万辆,且重点布局一二线城市,成为一次共享单车的大跃进。

据沙坪坝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通报,按照国家相关部委部署,重庆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工作要求,沙坪坝区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对从厄瓜多尔进口的冻南美白虾进行了全面清查。

今年5月,在全球网约车企业都受到疫情打击时,滴滴总裁柳青表示:“滴滴目前没有裁员或筹集资金的计划。”据其透露,目前滴滴在中国的乘车量已达到新冠病毒暴发前水平的60%至70%,且滴滴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开始盈利。

老赛道新赛道的双重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