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国际领跑底气来自哪儿

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国际领跑,底气来自哪儿

采 写:本报记者 张佳星 策 划:刘 莉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表示,疫苗成功研发是人类面对重大传染病取得根本性胜利的关键,国内外民众翘首以盼,中央高度重视,全国上下数千名相关领域的科学家全力以赴,中国科学家科学严谨地按照相关法规和技术要求,一方面竭尽全力,争分夺秒,一方面坚持按科学规律办事,在保证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前提下,加快疫苗研究应用。

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药中生团队迅速创新思路与病毒赛跑。该团队一方面不断检测不同病毒株是不是优良、是不是高产,迅速构建毒种库;另一方面并行研究灭活工艺和条件、后续纯化工艺、配方佐剂、疫苗剂型等大量工艺参数。

中国新冠疫苗能不能成为战胜新冠病毒的终极武器?中国新冠疫苗什么时候能够在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中走上一线?

疫苗研发工作总体进展顺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我国的体制优势。疫苗研发专班能够充分整合各方资源,协调各方优势。比如,研究机构从医疗机构提供的样本中分离获取病毒,医疗机构和科研机构之间很好地合作,科研机构和企业很好地合作。疫苗研发过程的每一步都要经过药监局、中检院、药审中心严格的鉴定、审定,相关政府部门的联动合作非常重要。在疫苗研发工作组织方面,科技部及时给予立项支持,给予科技资源和资金保障。

李宏宇博士介绍,知识联邦在借鉴一些相关技术的同时,也具备其独创性,尤其是在认知层和知识层联邦都是自主创新的。知识联邦与其它技术领域,如联邦学习、区块链、隐私计算、安全多方计算等,都有着紧密的关系。同盾知识联邦是国产原创、自主可控、国际领先。智邦平台(iBond)是同盾科技基于知识联邦理论体系打造的工业级应用产品,是知识联邦的参考实现。

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认为:“过去十几年的国家科技投入和积累,让中国的疫苗研发技术、平台、体系逐渐和国际接轨,疫苗从研发到生产是个长链条,我国的制度优势将凝结各方力量,在安全、有效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缩短流程。”

据了解,今年9月,江苏证监局曾下发暂停大泰金石基金办理基金销售业务的行政监管措施。彼时公告表示,大泰金石基金存在高级管理人员实际发生变更,但未将变更情况报监管备案;自2020年8月起,公司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的实际在岗人员持续不足10人;公司已无法确保基金销售信息管理平台安全、高效运行等问题。根据相关规定,对大泰金石基金采取暂停办理基金销售业务12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3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疫情防控科研攻关工作时指出,疫苗作为用于健康人的特殊产品,对疫情防控至关重要,对安全性的要求也是第一位的。要加快推进已有的多种技术路线疫苗研发,同时密切跟踪国外研发进展,加强合作,争取早日推动疫苗的临床试验和上市使用。

这一庄严承诺世界瞩目——

关于未来企业开放数据共享流通,其中的责任边界、各方利益平衡及隐私计算的技术标准制定等方面,李宏宇博士表示,要打通所有数据的流通,首先是要制定相应的技术实现标准,通过完善相关的行业评定标准,让企业参与到相应联盟中,进而与参与各方数据共同发挥价值。针对怎样才是安全的数据交换、如何依法处罚侵犯个人隐私行为等核心内容,这部分需要政府主导通过立法来完成。

专班通过组织协调工作,调动各方面一盘棋,将有限资源用到“刀刃”上。“我们发布了多个文件,以国家任务的方式加强统筹管理,协调调动各方资源,将有限资源优先保障重点科研攻关任务。”卢姗说,例如,由于疫情期间停止野生动物交易,实验用猴也成为项目单位限速环节。为此,通过动物模型专班里林草局等单位的协调,科研攻关用猴得以保障,其间还要协调航空运输等单位。

新冠肺炎疫情突发,科研力量必须“集中优势兵力”,才能对新病毒实施有力打击、对新问题实施有效突破。

有备而来。由于过往的创新与积累,参与研发的每个中国团队都有自己的“金刚钻”。

报道称,FDA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疗法的已知和潜在益处大于已知和潜在风险”。FDA还称,血浆是用新冠康复患者的血液制成,目前已有超过7万名患者接受了血浆治疗。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互联网技术的逐步发展,作为“第三方”主力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影响逐步扩大,“马太效应”也在持续加强。头部机构实力不断提升的同时,部分中小型机构则由于代销实力不佳,且可能有潜在风险遭弃。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下半年以来,截至10月26日,被部分基金公司暂停办理旗下基金销售业务的第三方代销机构已多达32家,包括上海景谷基金、浙江金观诚基金、成都华羿恒信基金等。

10月11日至31日,公安部、农业农村部组织各地公安、渔政等执法力量又集中在长江流域“一江一口两湖七河”及332个保护区内开展了打击电鱼专项执法暨第二轮同步联合执法行动,通过多部门同步发力、多管齐下,严厉打击电鱼、制造销售电鱼器具和非法广告等行为,深挖问题线索,保持高压态势,坚决铲除黑色利益链条。

报道称,民调结果显示出,共和党受访者与其他民众在美国政府的应对举措上产生了明显分歧。

“科研攻关组把疫苗的研发作为重中之重,布局了5条技术路线来同步推进,国家科技计划重点支持了12项疫苗的研发任务。”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说。我国新冠疫苗研发有5条主要技术路线,包括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的亚单位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基于mRNA和DNA的核酸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

对于近期密集出现终止合作的情况,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上述部分基金公司,某中型公募市场部人士透露,是由于大泰金石基金被江苏证监局吊销执照,才选择终止合作。另外,也有公募基金研究人士认为,大泰金石基金曾多次遭到监管处罚,是基金公司与其解约的根本原因。

这已非大泰金石基金首次收到监管罚单,根据江苏证监局披露信息显示,早在2016年6月,该公司曾被采取责令改正的措施。2019年1月,大泰金石基金还遭监管采取出具警示函,并暂停办理公募基金销售业务6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仅就灭活疫苗在动物体内的安全有效性评价这一项而言,研究团队就用了将近7种动物,包括两种猴子、三种小鼠,还有家兔、豚鼠等,进行免疫原性和安全性试验。”杨晓明对科技日报记者说,只有通过严格的生产工艺、检测技术、质量控制技术,才能生产出面向大众使用的安全、有效的疫苗。

关于“疫苗何时会有”的议论仍旧此起彼伏,但临渊羡鱼、退出战斗从来都不在中国科研工作者的字典里,他们深知,议论不会出结果,实干才会!

在先进的灭活疫苗生产技术平台支撑下,科兴中维的新冠灭活疫苗在3月份进行了动物试验、4月中旬则进入I期临床试验。科兴控股董事长、总裁兼CEO尹卫东回忆:“I期临床试验前,晚上10点召开了一次大专家组审查会,我报告之后专家组提问了足足50分钟,很多问题都是关于疫苗安全性的。”

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张林琦表示,各家有各家的高招,都会基于每个实验室先前所拥有的技术平台和积累,选择好的合作伙伴加入到疫苗研制的工作中。

“在疫苗的研发过程中,科研攻关组进一步加强科研攻关、组织管理方式的调整,加强对研发机构的服务,特别是加强研审联动,加快疫苗研发进程。”吴远彬介绍,疫苗研发遵循研发的规律性要求,一个步骤都不少,加强服务和组织将加快进程。

知识联邦是将散落在不同机构或个人的数据联合起来转换成有价值的知识,同时在联合过程中采用安全协议来保护数据隐私。知识联邦不是一种单一的技术方法,它是一套统一的层次化理论框架体系,包括信息层、模型层、认知层和知识层,支持安全多方检索、安全多方计算、安全多方学习、安全多方推理等多种联邦应用。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只算人民健康账”这一理念催促灭活疫苗的研发在程序不减、标准不降的情况下提速。所有临床前的数据都被记录在案,由于研究数据充分而良好,4月12日,全球首个灭活疫苗获批开展Ⅰ/Ⅱ期临床试验,这将大大加快它的上市进度。

数十年科技创新积累:号令一发 千军竞帆

“当时来到武汉,做了最坏打算、最充分方案,并且准备进行最长期奋战。”陈薇说。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8月24日上午7时27分,美国新冠累计确诊病例超569万例,死亡病例逾17.6万例。

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集中优势 利刃出击

“疫苗成功,最重要的标志是安全、有效和可及。”科技部部长王志刚指出,在整个疫苗研制过程中,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始终坚持把安全性、有效性、可及性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并坚持开展国际合作。

1月22日,科技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应对”第一批应急攻关项目启动,快速实现疫苗研发是重要任务之一。

在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领导下,国务院应对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成立了由科技部、国家卫健委等12个部门参与的科研攻关组,按照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要求,科研攻关组成立了包括疫苗研发专班在内的10个重点工作专班及2个研究小组。

随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和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共同研发的新冠重组蛋白疫苗也获批开展Ⅰ期临床试验。中国新冠疫苗研发部署的又一条技术路线走进临床。

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来势汹汹的危急时刻,中国疫苗研发部署为什么能够做到“号令一发,千军竞帆”?

专家们最关心的是,试验时间这么短,有没有降低标准、省略流程?尹卫东说,试验的流程设计是在保证安全性原则的基础上提高效率。试验结果和数据是“铁证”,数据是由国际认证的实验室出报告的,这些报告都遵循国际标准。其实,国内对疫苗安全性的一些指标比WHO的标准还要高。4月13日,国家药监局批准了科兴中维研制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进入临床研究。

以半年左右的时间研发一种全新的病毒疫苗,推动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绝对算得上是高速。然而多数团队只给了自己不到3个月的时间,以4月底作为最后期限。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由军队抽调组成的军事医学专家1月26日前往武汉,全力进行科研攻关。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便是其中之一。

首批应急攻关项目立项后,经过几天的筹备和摸底,科研团队需在1月底、2月初的内部会议上,“背靠背”地明确给出一个时间:自己的疫苗究竟会在什么时候提交临床试验的申请。

榜单评选秉承“数据服务产业,数据亟待效率,计算带来变革”这一理念,遴选出优质落地的解决方案、项目与团队,涵盖了未来隐私计算领域最核心的有生力量和场景赛道,是对隐私计算的行业生态和发展趋势的一次权威解读。对于正在思考和入局隐私计算领域的从业者们,也具有一定的风向意义。

疫苗研发链条为什么能够在一个环节不少的前提下,做到时间上的提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解释,整个研发过程中,参加的机构,包括研发单位、实验动物单位、药品检定和药品审评单位等,进行了合理并联:实验动物机构提前备好了新冠肺炎的动物模型,第一时间为研发机构提供保障;攻关专班对研发机构和实验动物机构进行有效对接;药品检验和审评机构第一时间参与到研发过程的检验和过程的审批环节。

“国家特别强调要求科研攻关单位不算经济收益账,只算人民健康账,而且给予了专项资金的保障,还作出了未来疫苗储备制度建设的承诺。”郑忠伟说,这是举国体制在应急状态下科研攻关的一次有效实践。

截至7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官网统计显示,当前获批临床试验的候选疫苗数量达到18个,其中7个来自中国。无论是在国际上最先公布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中活疫苗有效的评价结果,还是发表世界首个新冠疫苗的人体临床数据,中国的疫苗研发工作在国际上处于领跑状态。

践行习近平主席的庄严承诺,中国新冠疫苗将在人类的共同敌人新冠病毒面前“亮剑”,以“安全、有效、可及”书写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中国答卷”,以严谨科学的实践给出中国新冠疫苗“行”的明确答案!

随后,我国多个灭活疫苗获批进入临床研究,6月2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病毒病所)和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联合研制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I/II期临床揭盲。结果显示该疫苗具有较好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与此同时,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率先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新冠疫苗生产车间,量产后年产能达1亿剂。

上至中央,下至科学家、科研组织者,中国新冠疫苗的研发和攻关始终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坚持科学部署,坚持与病毒赛跑。

“科研院所,例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等单位最先分离出新冠病毒毒株,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研究所最先拥有动物模型,而中国生物等疫苗研发企业都拥有完备的疫苗生产和研发体系。”卢姗解释,在不同的疫苗研发项目组队过程中,科研攻关组坚持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疫苗研发和产业化体系”的指示,促成疫苗产业链条上下游单位的紧密合作,从资金拨付到试验保障的协调等方面逐一落实,做到不因组织管理审批耽误一秒钟。

虽然目前大泰金石基金是否遭吊销执照尚不得而知,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大泰金石基金官网已显示无法访问。此外,北京商报记者拨打天眼查公开信息显示的大泰金石基金2019年报中的联系电话时,则被告知“您的号码有误,请查证后再拨”。

他介绍说,同盾科技作为一家智能分析和决策领域的领军型企业,服务了上万家企业客户。在服务过程中,我们首先是考虑怎样帮助企业解决存量数据被充分利用的问题,再去选择运用具体的技术。在联邦学习领域,我们进一步把这些技术做了深入挖掘、研究,扩大了从安全多方计算到安全多方学习的应用开发,形成了一个新的体系——“知识联邦”。

“第三方代销机构本来就该洗牌了” 沪上一位市场分析人士直言,“对于这类机构而言,如果缺乏流量和渠道,是很难做起来的。仅从同类机构看,就有天天基金、蚂蚁基金等头部公司,另外,众多银行和券商也具备很强的竞争力。中小型机构想要加强实力,还是要明确自身的定位,未必像部分头部机构重点打造线上服务,有些特点也是可以的,例如主要对接机构投资者、中小型银行等。”

同盾科技人工智能研究院深度学习首席专家李宏宇博士(右四)参加圆桌会议

对于前沿疫苗研制技术的掌握大大加快了疫苗的研发进程。迎战新冠病毒,我国疫苗研发团队果敢“亮剑”,在严谨充分的临床前研究基础上,重组新冠疫苗顺利通过临床研究注册审评。3月16日,全球首个新冠疫苗开启一期临床试验,108名健康成年人陆续注射全球首个新冠疫苗。4月12日,Ⅱ期临床试验启动,这是当时全球唯一进入Ⅱ期临床试验的新冠疫苗。

5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致辞时宣布,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

攻克新冠病毒带来的全新科学问题,必须组织跨学科、跨领域的科研团队,做好资源协调和科研保障的协同,这是一项涉及面广、要求高、难度大的系统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发挥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十分关键,既能拧成一股绳“有劲”,也能拧紧发条“加速”。

“我们选择了5条疫苗技术路线,每条技术路线有2—3个团队进行研发。”疫苗研发专班项目专员、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副处长卢姗表示,在应急攻关支持的5条技术路线12个项目中,每个技术路线都由多个单位形成合力,从企业到高校、科研院所再到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疾控中心、清华大学、四川大学、复旦大学等国家顶尖学术机构以及生命科学领域的高新技术企业全面投入“战斗”,开启夜以继日的研发工作。

平安证券研究所基金研究团队负责人贾志表示,基金代销机构的代销能力差异很大,基金公司进行有选择的合作,是提高效率,优化资源的选择。如今代销机构的市场份额已经相对稳固,排名靠后的基金代销机构,尤其是小规模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恐将被市场淘汰。而有一定竞争力的代销机构,还是应该在保障基本的申赎体验基础上,做好客户服务,提高服务费的附加值,才能获得更多客户的认可。

下一步,公安部、农业农村部将密切会同有关部门,深入开展打击长江流域非法捕捞专项整治行动百日攻坚,针对涉渔餐饮场所、水产市场、渔具商店以及禁捕重点水域,加强协调联动,开展高频度的联合执法,始终紧盯组织团伙作案、使用“电毒炸”“绝户网”等恶劣手段方法作案,捕猎、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水生野生动物等行为,重拳出击,坚决斩断非法捕捞、运输、销售的地下产业链,确保长江禁捕取得扎实成效。

在圆桌论坛环节, 同盾科技人工智能研究院深度学习首席专家李宏宇博士指出,“国内有很多企业都有自己的数据,但他们的数据价值没有得到真正释放,如何把这些企业或者政府机构中存量的数据价值最大化挖掘出来,是当前需要面对的难题。”

此外,针对美国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应对举措,23日的一份最新民调显示,有73%的共和党人认为应对进展顺利,而全部受访者中,仅38%选民同意这种说法。另一方面,有62%的选民表示,美国对新冠疫情期间的应对“很糟糕”,但只有27%的共和党人这样认为。

6月19日,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与苏州艾博共同研究的新型冠状病毒mRNA候选疫苗(ARCoV)正式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临床试验批准,成为国内首个获批开展临床试验的mRNA疫苗。

近期,同盾科技人工智能院以知识联邦为理论基础的创新发明——“基于人口迁移的疫情预测方法、装置、电子设备及介质”和“面向行为分析的元知识联邦技术”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发明专利授权。6月底,同盾知识联邦应用产品“智邦平台”,也顺利通过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基于多方安全计算的数据流通产品基础能力评测”。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大数据产品测评,一直以来都是厂商产品研发和用户采购选型的风向标。

人民健康第一,疫苗研发后的临床应用需要更多的科学研究。不同的公众有不同的情况,一旦一种疫苗在一定条件下不适用,另一种备选疫苗可以做“后手”,这些在中国新冠疫苗研发的早期就已经有所考量。

在全球首个埃博拉疫苗的基础上,陈薇院士团队在抗疫一线持续推进我国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腺病毒载体疫苗的研制工作。

近些年,数据加快了重塑人类生活的步伐,知名研究机构IDC Research统计2019年大数据和分析市场的销售收入约为1870亿美元。跨机构、跨行业的数据融合、联合分析和建模的需求日趋增加。与此同时,数据的衍生问题横亘在前,数据泄露,隐私不“隐”,数据孤岛广泛存在,数据依然不能大范围跨主体合理有序流动。数据虽已被列为生产要素之一,但要充分发挥其商业价值,还有很多路要走。

“我国进行了疫苗多个技术路线的布局,是极具前瞻性的,因为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有自己的优缺点,在临床使用时有很强的互补性。”苏州艾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EO英博说,在疫病防治中,不同技术路线疫苗都可以发挥优势。通俗地说,一个人可能在不同时期打不同的疫苗,或者不同年龄、身体状况的人打不同的疫苗。

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疫苗研发团队度过了一个不平凡的春节,他们1月28日正式启动名为“克冠行动”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项目,1月30日进驻浙江疾控中心P3实验室进行病毒的分离、培养和灭活。

与病毒竞跑的“发令枪”声犹在耳。

“疫苗是需要大规模生产的,再好的疫苗,如果产量不够,不能广泛使用,也难形成人群的免疫保护屏障。”杨晓明说,在国家863计划和科技支撑计划的支持下,在“十五”“十一五”“十二五”期间的科技投入,各个专业研究院所、专业检定机构,包括中国生物在内的央企、民营企业及高校等,形成了疫苗综合性技术研究开发大平台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