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520年代杨廷和改革

1521年,明武宗朱厚照去世。在武宗去世、新君未至时,内阁首辅杨廷和挺身而出、正色立于朝堂,以为国为民的担当精神安定政局、革除弊政,及时推出了一系列积极的改革措施,为时局稳定及后续时代的开启奠定了基础。

公元1520年,是明武宗朱厚照在位的倒数第二个年头。明武宗在位期间荒疏朝政,致使社会经济不断恶化,各种矛盾空前尖锐,使乃父明孝宗励精图治所创造的“弘治中兴”如昙花一现般消逝。

同时,又严令给事中、御史等言官务必要忠于职守,凡是涉及朝廷政事得失、天下军民利病等要事务必直言无隐,遇有贪暴奸邪的文武官员务必陈实迹加以纠劾。

此外,南北两京各卫所也有很多无籍之徒冒充军卫,并添设了诸多旗军校尉、勇士、力士、军匠等,造成冗员泛滥。登极诏下令,将正德元年以来“诸色人等传升、乞升大小官职”尽数裁革,并严格清理冒充军卫人员。诏书里这一项就革除冗员十四万八千多人,每年为国家节省粮食一百五十五万石还多。

嘉靖皇帝听后慨然:“此杨廷和功,不可没也。”此时据杨廷和去职已经十数年,但他改革的积极影响仍旧存在,即使是嘉靖皇帝对此也不得不承认。

同时,阁臣蒋冕、毛纪也相继陈述利害,这才确保诏书顺利颁行。杨廷和、蒋冕、毛纪都是内阁重臣,三人能够正色立于朝堂,对时局的稳定和发展确实功不可没。

武宗尚无子嗣,其父孝宗皇帝又无其他子嗣,朝局顿时紧张起来。司礼监太监奉太后之命到内阁与杨廷和等商议继任新君人选。但此时手握重权的各位佞幸为求后福都各有支持人选,杨廷和为防止他们插手干预,赶紧下令关闭内阁大门,而后援引皇明祖训中“兄终弟及”的条款,建议由明武宗从弟、兴献王之长子朱厚熜(即明世宗)继承帝位,得到阁臣梁储、蒋冕、毛纪的支持。

这些措施的实行,迅速革除武宗时代最为突出的弊政,对公认有问题的率先改革,得到朝野上下的拥护,“中外大悦”。

其三,裁汰冗员,纾缓民力。明代自成化朝以来,不经吏部正规程序、由皇帝直接任命的传奉官日渐增多,不但恶化了政风,而且产生冗员。正德间这种情况更加严重。

武宗死后,杨廷和先是立即解散由江彬统领的豹房官军,不让江彬参与守城等事宜,削其兵权。此举引起了江彬的猜疑,他称病不出,却暗地里安排心腹、以观其变,在东、西、北三禁门埋伏兵士,又让心腹许泰去探听杨廷和的意思。

武宗统治后期,佞幸江彬擅权,他诱惑武宗巡幸多地,招致群臣反对,内阁首辅杨廷和等人多次劝谏,“语极危苦”,但武宗一概不理。1520年秋九月,明武宗在“御驾亲征”捉拿反叛藩王朱宸濠的回銮途中,于淮安清江浦积水池钓鱼时,因所乘小舟沉没而落水,在左右将其救出后即身染重病,最终不起,于次年三月去世。

接着,杨廷和老成谋国,又认真研究了正德以来的“奸人弊政,将悉以登极诏书除之”,将改革理念写入世宗的登极诏书中。该诏近8000言,涉及内容有八十余条。

以海鲜生意数智化为例 探索“新基建”转型

周伯文将产业数智化的实现路径可归纳为三个阶段:

产业数智化每天都在发生。多年来,作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同路人、城市建设的合伙人的京东智联云,已帮助全国近50个城市及产业带,10万家行业客户进行产业数智化的转型升级。中国的很多地方都是集中在产业带非常高的地方,已经普遍形成了固化的产业运营模式,在向“新基建”转型的过程当中如何抓住机遇进行产业数智化升级,其拉动的不仅是一家企业,而是一个产业上下游巨大的经济潜力。

在武宗去世至世宗登极的三十多天里,杨廷和秉政中枢,拥立新君、革除弊政,保障了政权的顺利过渡,为后续时代的开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新基建”、双循环驱动中国经济新增长的浪潮下,京东智联云致力于成为最值得信赖的智能服务提供者,携手产业合作伙伴一起,建立共生、互生、再生,共赢的产业数智化新生态。

此外,登极诏中还规定了一些纾缓民力的措施,下令将正德十五年底之前各处实征税粮、马草、丝绢、布匹及皇庄庄田籽粒等尽数免除,对因饥寒困苦而被迫啸聚为非的普通军民准许其改过自新,并加以抚恤、免其差徭,最大限度地缓和了社会矛盾。

第一阶段是“云”即云化部署,基础设施通过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等多种形态和模式帮助核心业务全面云化部署,这也是数字化的第一步。

在基础设施方面,搭建了数字交易平台,包括线下100万吨的冷库规模和展示交易中心,并在8月份投入实际运营,在线上平台实现产业互联网、大数据的深度融合,帮助福清实现全球买、全球卖,B2B平台服务450家食品供应商,800家食品采购商。

杨廷和以武宗遗旨的名义,遣散豹房军士,让宦官张永统领、抚恤,令威武团练军还营,诸边镇及保定军各自还镇;革除皇店、军门办事官校,令其各还原来的卫所;赏赐哈密、吐鲁番、佛郎机贡使,让他们回国;又遣散豹房番僧、少林寺僧、教坊乐人以及不合常例的南京马快船等。将在京师陪伴武宗寻欢作乐的各类人等打发出京。

虽然在嘉靖初政不久,杨廷和就因大礼议之争而被迫退休,但他的改革成效却得到了肯定。据《明史》记载:“久之,帝问大学士李时太仓所积几何?时对曰:可支数年。由陛下初年诏书裁革冗员所致。”

杨廷和坚决抵制,并尖锐地提出:“以前遇到龃龉之处,你们动辄就说是皇帝的意思,现在看来恐怕未必如此吧。如果非要改的话,我今天拜贺新天子登极,明日就要申请退休,并且还要当面问问,新君初来,到底是谁想更改诏书。”来人哑口无言。

在朱厚熜登极前一天,诏书已上呈,这时文书房官跑来跟杨廷和商议,打算除去其中“不便者数事”。

产业数智化的三阶引擎:云化部署、联接协同、智能驱动

应当说这个建议是合情合理的,明代非常重视儒家礼法制度,朱厚熜是武宗祖父宪宗支系堂兄弟里血缘关系最近且又年长者,由其继承皇位最为合适。商议妥当后,杨廷和等人在令司礼监太监回奏太后的同时,又恭候于左顺门下,直到太监以遗诏、太后懿旨名义宣布,“天下事大定矣”。

周伯文总结道,“实现产业数智化的核心驱动来自于智能驱动在运营决策和全方位的效率和基础技术提升方面,但要产生智能驱动核心的顶层模式是需要全链路业务流程的协同与联接,不仅是企业内部,还要在企业生态上下游实现联接,需要大量的IoT技术和协同管理平台技术,业务底层需要云化部署,包括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基础设施的发现。”

紧接着,在武宗的正式遗诏中,又下令停止京师一切不急需的工程,特别是武宗在京城的游乐场所,放还四方进献的女子,南征抓捕的罪囚中除确与宁王朱宸濠谋反相关者一律查明释放,又将宣府行宫中的金宝收归内库以备接济边储及赏赐等用。

杨廷和当之无愧是国之重臣,历仕宪宗、孝宗、武宗、世宗四朝,并两度担任首辅。杨廷和为人性格安静慎重、颇有风度,为文明白畅达、法度严谨,十九岁就登进士第。杨廷和少年成名,他的儿子杨慎更被认为是明代三才子之首。几乎尽人皆知的《三国演义》开篇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就是杨慎的手笔。王夫之评价杨慎的诗,“三百年来最上乘”。

据了解,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作为日本代表团的组织方,从2012年的第一届服贸会开始,每届都组团参展。今年由于疫情原因,会与服贸会第一次失之交臂。然而,今年推出的线上线下融合的服贸会数字平台,让参展又成为了可能。日本贸易振兴机构选择了在线上搭建3D展台,展示18家来自日本企业的食品、护理、物流等产品。此外,北京展览馆集团,通过服贸会的数字平台,为全国消费者现场直播众多俄式经典好物,莫斯科餐厅面包坊的大列巴、格鲁吉亚彩陶红酒(拥有8000年酿酒历史的非遗产品)、俄罗斯的经典油画作品,这也是北京展览馆集团首次在服贸会上进行直播带货。利用数字平台的优势打破物理的边界,过去的几天通过数字平台发起的云上洽谈已经超过4万余次。

同时,又以内府各监局“官员、内使增添太多,供用浩繁,甚非祖宗旧制”为由,令司礼监依弘治前数额清理。还严厉打击私自净身希图收用者。嘉靖帝即位后,继续严驭近侍,史书评价嘉靖时期宦官势力被大大约制,杨廷和功不可没。

第三阶段就是“智”,智能驱动、云化运营,通过触点数字化、业务在线化、运营自动化、决策智能化,实现增长。这些都是产业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京东作为长期坚持全品类、B2C的自营,和自建智能物流的经验,帮助京东在产业数智化道路上获得差异化的技术服务优势。

福清,一座福建的沿海城市,是全国最大的海产品出口基地,拥有国内海产品流通的25%市场,进口肉类达到全国50%以上的份额,当地的产业带希望通过数智化手段,推动产业园升级创新、人才聚合,形成食品产业的新业态。

第二阶段是“联”,如何打通业务的各个环节进行联通,特别是全链路的联通,数据基础设施全面云化的基础上拉通产业和消费两端,触达和洞察每个环节,同时依托协同管理平台实现企业内部和产业链上下游人与人、人与设备、设备与设备的高效连接。

明武宗自扬州经宝应至淮安清江浦,在江边钓鱼时,舟覆落水。武宗由此得病。

武宗在位十六年,弊政丛生,严重威胁到明王朝的稳定。他去世后,杨廷和利用武宗遗诏、世宗登极诏书的名义,推行了一系列改革。

其一,裁抑宦官势力。杨廷和力纠刘瑾专权之弊,大力裁抑宦官势力。他陆续将张永、魏彬等虽掌握权力、却民愤不大的大宦官放置到南京。又在诏中下令,正德年间差出“取佛、买办、织造、烧造”的宦官以及腹里、地方及各边、各关新添的分守、守备宦官,“诏书到日即便回京”;对未撤回的担任镇守及副总兵的宦官,则以敕书的名义详细规定其职权,令其不得干预地方政务。

其二,任用贤人,开通言路。正德年间,宦官、佞幸相继专权,政治黑暗、言路堵塞。世宗登极诏中规定,将正德年间因为忠直谏诤、操守正直而被贬职、免职者以及因言事忤旨而被迫致仕、养病者,特别是正德十四年因劝谏武宗巡游跪门而被责打、降级者予以平反,死者给予谕祭、封赠,生者官复原职,甚至酌情升用。

正是基于此,京东在2019年将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企业信息化等业务进行一体化,命名为京东智联云,并做一体化开放,将京东在产业的数智化技术、系统、方案、经验向产业伙伴开放。

杨廷和是何许人也,居官多年,见了多少风风雨雨,立即洞悉其阴谋,在许泰等人大骂江彬时,故意“以温语慰之”,并专门写信感谢江彬“大事幸赖镇定”,以麻痹江彬。

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出生。

数智化决策方面,云基础建设通过数字平台进行连通,并通过线下的京东物流能力、冷链能力,产生线上线下融合的效果,这些条件具备可以进一步帮助福清提升数智化的效率和对业务的促进。除此之外,通过智能用云、人工智能客服、智能营销,甚至包括C2B的大数据反向定制,实现对食品的进口周期、数量、定价进行数字化升级,从销量不到100万元,通过对其产品进行组合改造、精准定位,实现首月销到300-400万,翻了3-4倍。

(本栏目总撰稿为卜宪群,本期作者为山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赵树国)

新基建、双循环陆续成为“热词”,但其本质又是什么?产业数智化能带来什么价值,又或者说它该如何实现?周伯文给出了他的理解。

1521年,武宗去世。在武宗去世、新君未至时,内阁首辅杨廷和挺身而出,安定政局、革除弊政,进行了一场改革,为嘉靖、隆庆、万历时代的开启奠定了基础。

“过去的一年当中,我们服务了10万家客户,覆盖政府、央企、媒体、教育、医疗、金融、电商、游戏等多个垂直重要板块,帮助他们进行数智慧化转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CIO、政府管理者看到云化不仅降低了成本,更多的是具备更强大、更灵活的创新能力,因为云化可以帮助他们以更低的成本创新、以更好的方式连接,所以云化不仅仅是降本的核心手段,也是让企业的核心业务在当前实施下实现快速创新的重要抓手。”周伯文介绍道。

周伯文表示,“我们正处于一个后疫情的时期,过去几个月里我们共同努力,抗击新冠疫情,京东和很多其他企业一样,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贡献着力量。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看到多种数字经济形态、新模式的涌现和高速发展,比如在线教育、远程办公、无接触配送等等,它们的快速增长为产业的数字化变革按下了加速键,一个孪生的数字中国就此诞生。孪生的数字中国的核心逻辑是为了打通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并通过数字化的手段在数字世界中进行优化,并反哺物理世界,推动其更可持续、更高效地发展。比如今天我们所在的服贸会,是疫情发生以来第一场重大的国际经贸活动,是国家级、国际性、综合型的会展。同时,也是典型的打通了线下线上充分融合的数字孪生会展。京东智联云作为服贸会的官方技术服务商,为服贸会打造全新的数字平台,并通过数字平台的技术发展促进与产业的深度融合,引领服务和技术的融合发展。”

世宗登极诏书中的改革内容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继任新君的人选虽定,但掌权的江彬集团仍未剪除,朝局仍不稳定。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杨廷和以其高超的谋略和出色的胆识,经过一番周密部署,最终消灭江彬集团。

在联接协同方面,并引入京东冷链物流、直播、智能营销、金融等数字新业态服务全链路协同,推动集采效率提升30%,平均运营成本降低25%,主要企业的线上销售同比平均增长35%。

因为诏书中革除弊政的措施涉及方方面面,所以诏书的颁布过程也颇有波折。

周伯文首先对产业数智化进行了解读,他表示,“‘新基建’是投入,双循环是增长,而产业智能化则是两者的核心驱动。“新基建”的本质是打通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连接,实现基础设施的全面数字化和智能化,双循环的提出推动长期发展的格局,也为产业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拉通技术投入和长期增长就在于产业的数智化。“

京东智联云是如何助力福清的,效果又如何?

周伯文特别强调,“从实践中看,产业的数智化并不是严谨的线性关系,而是相互作用、相互拉通。比如通过云化能力更好地催生全链路的打通和协同,帮助企业跳出自己的组织边界和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沟通和协同,通过连接积累智能技术的能力,成本效益不断提升,反向推动基础设施数字化的升级,部署更多的产业和工业互联网,形成一个循环往复的产业价值的增长。因此我的建议就是这三个阶段不要割裂来看,但是需要小步快跑,快速进行价值提升。”

王阳明在赣州行十家牌法,每十家为一牌,每户门前置一小牌,查实造册报官备用,使保甲制度日臻成熟和完善。

接着,杨廷和又火速与阁臣蒋冕、毛纪等商议,利用江彬与宦官集团的矛盾,说服大宦官魏彬、温祥等人,并请温祥疏通张太后。而后,以坤宁宫安兽吻必须由江彬亲自参与为由,将其诱捕,并迅速逮了他的同党李琮、神周等人,为嘉靖初政扫清了道路。

杨慎编《风雅广逸篇》

宁王叛乱。宁王朱宸濠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五世孙,正德十四年(1519)在南昌发动叛乱,最后由赣南巡抚王阳明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