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本来没有颜色研究人员发现大脑中的“调色板”机制

中新网上海8月27日电 (申海 郑莹莹)光波是电磁波,并不具有颜色,我们能识别出数千种不同的色调,是因为大脑给不同波段的可见光信息设定了标签。北京时间8月26日深夜,国际学术期刊《Neuron》(《神经元》)在线发表了题为《猕猴V1,V2和V4等级化的颜色处理机制》的研究论文,该研究揭示了认知颜色空间形成的神经机制。

目前在灵长类视觉大脑的腹侧通路中,从初级视皮层,途经纹外皮层,到颞侧皮层的各个视觉脑区,都发现了编码色彩的神经元。但是色彩信息在等级化的不同视觉脑区里是如何被加工处理的,尤其是如何最终形成心理主观层面上的颜色认知空间?这些问题此前都尚未得到解答。

8 月 28 日,商务部、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商务部 科技部公告 2020 年第 38 号,以下简称《目录》)。其中明确提到了一项被称为 “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推送技术”,此举也被认为是针对此次 TikTok 出售案而推出的条款。

不过,中国商务部、科技部刚刚调整的这份目录可能会让 TikTok 的出售发生变化。

崔凡指出,根据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规定,只要可能导致技术从中国境内向境外转移,无论是转让专利权、专利申请权、技术秘密,还是通过专利实施许可、技术服务和其他方式从境内向境外转让技术,都受到相关管理条例、办法和目录的管辖。对于违反规定行为,相关管理条例和办法都规定了严格的法律责任。

也就是说,出售包含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的业务自技术出口许可证颁发之日起生效。即使微软、甲骨文或沃尔玛最后迫使字节跳动出售 TikTok 业务,如其忽视《目录》调整后的规定,那么此项业务出售合同将不会得到中国政府的认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凡是涉及向境外转移技术,无论是采用贸易还是投资或是其他方式,均要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的规定,其中限制类技术出口必须到省级商务主管部门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

上述官方消息显示,余俊生已出任北京广播电视台台长。余俊生曾担任北京市委副秘书长、宣传部副部长,他还是北京市委新闻发言人。

本次《目录》调整共涉及 53 项技术条目:一是删除了 4 项禁止出口的技术条目;二是删除 5 项限制出口的技术条目;三是新增23项限制出口的技术条目;四是对21项技术条目的控制要点和技术参数进行了修改。

至于其命运最终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而 TikTok 已经公开了自己的核心算法。

试问,违反《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规定购买这项业务、技术、服务的美方公司,能承受得了罚款与中国市场十几亿用户的损失么?同样的,违反《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规定出售方,能承担的了罚款么?

其次,《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规定,未经许可擅自进口或者出口属于限制进出口的技术的,没收违法所得,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如果买卖双方罔顾《目录》的调整,没有申请商务主管部门许可批准而强制交易,则此交易明显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法规。商务部应当采取惩罚措施,例如巨额或撤销其贸易经营许可等,对买卖双方违反法规进行交易的行为进惩罚。

字节跳动出售 TikTok 业务应该得到中国相关部门许可批准

买卖双方忽视《目录》调整后的规定,将会被严重惩罚

因此,建议可能受影响企业认真研读相关管理条例、办法以及调整后的目录,完善调整企业合规体系,在必要情况下履行好相关申请程序。

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对于 TikTok 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了。

那么,本次《目录》调整将会有哪些影响呢?

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的王伟研究组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唐世明实验室合作的这项研究,利用内源性信号光学成像、双光子成像和电生理记录等手段,详细描绘了等级化的不同视觉脑区的色调图结构。

也就是说,微软、甲骨文或沃尔玛将不能将此技术应用到中国市场。

最后,此项出售业务所包含的技术将可能不能适用于中国。违反《目录》的规定,即使微软、甲骨文或沃尔玛最后拿到此技术,如果此技术用于中国,中国政府完全可以采取正当行为,封杀此技术。

其中,《目录》第二项限制出口部分第(十五)计算机服务业中增加了“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新增的第 21 条关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第 18 条关于“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等控制要点,就可能涉及该公司技术。

由此,字节跳动也有了一些反抗的资本。

首先,限制性技术出口合同自技术出口许可证颁发之日起生效。

虽然,TikTok 的命运依旧不明朗,但至少其在国外的出售有了一份不确定性。

研究发现从初级到中高级的三个连续视觉脑区内,都存在着众多大小不一、离散分布的颜色反应斑点区,用于编码不同光波波段的神经元就聚集这些斑点区内,形成“色调图”。这些“色调图”就好像许许多多、大小不等的彩虹,散布在各个视觉大脑表面。三个不同等级的视觉皮层的色调图(调色板)与我们主观认知的色调空间位置的匹配程度,随着视觉皮层等级的提高而显著提升。

字节跳动的国际业务能够取得快速发展,依靠的是其国内强大的技术支撑,它源源不断地向境外公司提供最新的核心算法服务,就是一种典型的技术服务出口。如果它的国际业务要继续顺利运营,无论其新的所有者和运营者是谁,很可能都需要从中国境内向境外转让软件代码或其使用权,也可能需要从中国境内向境外提供技术服务。

该研究得到中国科学院、上海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教育部的资助。刘晔博士和李明博士是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完)

北京广播电视台台长一职此前由李春良担任。

简言之,TikTok 的出售已经不仅仅是字节跳动公司的意志,还要通过中国相关部门的相关标准才可通过。

对此,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 28 日在答记者问中也明确表示:

当然,除了对限制出口技术有一定调整外,《目录》中也强调了违规惩罚。

由此,有专家认为,此举可能会影响 TikTok 是否能顺利出售,对于 TikTok 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了。

如果想查看调整目录全文,请点击这里:

结合其他更高级脑区的功能,视觉大脑作为一个整体,产生了对各种各样离散色调和亮度敏感的神经元反应,并组成了一个复杂的神经计算网络,以编码外界千变万化的光线,在大脑中产生丰富多彩的“颜色标签”。

也就是说,TikTok 正是基于大数据的分析,准确地向用户推送各种相关视频。同时,字节跳动作 为TikTok 的股东之一,很可能是此技术的发明者和拥有者,对这些技术拥有所有权。正因为此,字节跳动出售 TikTok 业务应当得到相关部门的许可批准,除非其拟定出售的业务不包含此技术。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简单来说,商务部和科技部调整发布的新的《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对字节跳动来说是一个强有力的支撑后盾。要战,这份调整目录就是装备和大杀器,要跪,这份调整目录就是紧箍咒和罚款单。买卖双方都要看仔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