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VS王兴菜和送菜的打起来了你支持谁

美团点评首席执行官王兴。李震宇 摄

老话说,同行是冤家,隔行如隔山。但偏偏就是隔着一座“大山”,一干国足名宿和美团老板王兴,如冤家般的“杠”上了。他们交锋的战场,围绕在田径跑道。

不过这并不代表王兴张口就来的指责就是有理的。有言道,“历来从人到物,将其无理由神化往往是因为能够得到利益,将其无差别埋葬通常是因为这样会显得正义。”而对于国足的盲目指责,往往是大可不必的后种。

1993年春晚片段。

先是前国足队长马明宇入场:“12分钟跑的测试,只是检测球员的一项指标,但不是衡量一名球员优秀与否的标准。王兴的说法有点外行,我觉得他对足球不了解,以偏概全。”孙雯也提出了类似的论据:“请大家别纠结在12分钟3000米的伪命题上,它只是心肺功能的一个测量指标。足球从体能基础要求上是一个需要反复冲刺,短时恢复,结合减速加速变向等协调能力。”

高潮随着“曼联名宿”董方卓的登场而到来。见惯了大场面的“国王董”自然是能“动手”尽量不“吵吵”。

“美团那个人,让他别热闹了,小董说的没错啊,我也会这么说!首先都管好自己!”14日晚,曾经痛批中国足球的范志毅也如此回应了王兴的言论。

王老板表达很清楚,清华不少男生都能在12分钟之内跑完三千米,国足好些本土大牌球同样时间内跑不过三千米,因此专业球员不但比不过外援,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

在这场原本发生在键盘之间的交锋中,董方卓真人出镜、亲自下场,不仅录制160秒的视频回应王兴,还就对方吐槽的体能和速度问题提出线下“约跑”,一较高下。

《基准》明确,单位不办理住房公积金缴存登记或不为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账户设立手续,经管理中心责令限期办理逾期不办理的,根据《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根据违法情节,分别按照超过规定办理时限的时间以及涉及应设未设职工住房公积金账户数量分档予以处罚。

运动场上有一个道理:“不要用你的爱好去挑战别人的饭碗。”

7月8日,王兴在社交平台发文,回忆自己大学时代体能测试的考核标准——3000米跑在12分钟之内方可得到满分。他以此为标准,吐槽说中国足球职业球员的12分钟跑不如清华大学普通男生。

范志毅在先前就曾表态:“你三天两头叨叨足球不好,是不是第一个影响了足球环境?家长谁再送孩子去踢球啊!”

“为什么在中国,足球这个行业这么多年在被外界随意消费,我觉得我们整个行业的从业者,也应该接受深刻的检讨、思考和自省。”这是董方卓反驳王兴时说的。

随后,比解说员更懂球的国足名宿们也相继入场,驳斥王兴发言中的错误。

管理中心在收到申请之日起7个工作日内作出是否同意缩短公示期的决定,在规定期限内单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且已改正违法行为的,管理中心依申请缩短相关处罚信息的公示期,不符合缩短公示期条件的,告知当事人具体事实理由。

黄健翔长文反驳王兴。

“我第一次被中国有些行业标准之低所震惊是98年在清华上体育课时,男生三千米成绩在12分钟之内就满分,不少同学做到了,我也接近。与此同时,中国男足考核球员12分钟跑,有些外籍球员可以跑三千大几接近四千米,却有好些本土大牌球员跑不过及格线两千八或者两千九。专业球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

归根到底,中国足球“菜”了这么久以后,吐槽国足已经成为了不少人的一种习惯,一种潜意识便可发出的“肌肉记忆”,一种让不少热爱中国足球的看客也麻木了的“政治正确”。

风波起源于王兴有关“中国足球职业球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的吐槽。

董方卓线下“约跑”王兴。

美团点评首席执行官王兴。李震宇 摄

例如,单位未按规定办理住房公积金缴存登记,但未超过规定期限12个月,处1万元罚款,公示期3个月;超过规定期限12个月但未超过24个月,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公示期限6个月;超过规定期限24个月,处3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公示期限12个月。

运动场上还有一个道理:竞技体育,菜是原罪。因此当屡战屡败的中国足球被塞入“原罪论”的框架内,它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有罪的。

此外,单位拒绝管理中心检查、不如实提供用人情况以及工资、财务报表等与缴存住房公积金有关资料,经管理中心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可以处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

然而其效力,大抵都是如大帝李毅的那句“对不起美团app已卸载”一般的柔拳。毕竟,参见初代“姚黑”巴克利亲吻驴屁股的经历可知,“打脸”才是令指责者闭嘴的最好方法。遗憾的是,国足偏偏做不到。

该《基准》明确了行政处罚的事项、依据以及不同违法情节对应的处罚裁量阶次,按照一般违法行为、严重违法行为进行分类,并针对不同类别违法行为,分别设定处罚信息公示期限,明确行政相对人可申请缩短的公示期限和办理流程。

“现在,踩中国足球似乎是一种很安全很捡便宜的噱头。”这是黄健翔反驳王兴时说的。

行政处罚信息的公示期限是否可以申请缩短,如何操作?相关负责人表示,单位违反相关规定被处罚后,在规定期限内履行行政处罚决定且已改正违法行为的,可由单位法定代表人/负责人(需持有效身份证件)或授权委托人(需持授权委托书及受托人有效身份证件)到管理中心下属分中心或管理部柜台当面提交相关材料。

如董方卓说:“一方面王兴们在吐槽中国足球的不作为,另一方面王兴们却做着破坏中国足球基础建设的事情。现在在国内,仍有成千上万的孩子参与到足球这项运动中来。王兴作为行业领袖,不负责任的言论对那些仍对足球满怀热情和抱负的家长和孩子是一种打击和伤害。”

当然,董方卓也没忘了指出了王兴“陈词”中不符合实际的地方:“王总,最后给你普及一下知识,你所说的12分钟跑,是20年前就已经取消的测试标准。当时测试是在高原、海埂,像外援,他们那个时候是不需要测试的。”

足球人自己也知道,以当前的表现,骂声停不了。

若单位为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但存在生产经营困难,可否降低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或者暂缓缴存?对此,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职工代表大会或工会讨论通过,没有职工代表大会的,经全体职工2/3以上同意,可在1%-4%范围内申请降低比例缴存住房公积金或者缓缴。

外界对于中国足球的印象转舵可见一斑。

同时,《基准》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也明确了不予行政处罚的具体情形。包括违法行为轻微并主动改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单位收到《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办理通知书》后,在规定时限内完成整改的;其他依法不予行政处罚的情形。

违法行为轻微并主动改正 可不予处罚

就这样,经过列位国足名宿的“打假”,基本可以认定王兴的吐槽事实不清,依据不明,属于事实上的错误。但仅管如此,不少围观者依旧选择站在了王兴这边,原因很简单,在情感上,他们并不反感对于国足的批判,哪怕这是一次被“VAR”证明了的误判。

也是因为菜,从“白斩鸡”到“王兴论”,屡屡遭受指责的中国足球几乎只有在这种精确到点的发言中,才有机会抓紧论据的失实做出一些反击。

道理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且不提12分钟3000米跑的测试标准是否还存在,单说同样的测试在海埂这样的高原地区进行,其强度与清华学生在华北平原的校园内进行的12分钟跑完全是两个强度。

举个侧面的例子:1993年春晚上,施拉普纳“施大爷”的一根白头发在冯巩和牛群口中被拍出了5万元的高价;到了2008年,“主持人”与宋丹丹一问一答中,看着揪心的运动是足球,更揪心的运动是中国足球。

在镜头前,身材已日渐圆润的董方卓又不疾不徐的向王兴提出了挑战:“王总,要不这样吧:咱们就比比让你震惊的行业低标准的12分钟跑。如果我输了,就给美团当一个星期的骑手,送外卖,体验一下‘高标准’;如果你输了就去董方卓的足球夏令营当一天营员,体验下足球行业的标准,究竟是不是低到让你震惊。”

足球运动员虽然不靠跑步吃饭,王兴也未必有跑步的爱好。但他这么说,显然也有些“用别人的爱好挑战别人的饭碗”,如此这般,端足球这碗饭的人自然要和王老板讲讲道理。

这一点,想必替国足发声的诸位也同样清楚。

也因此,便可理解强如“范大将军”也只道:在中国足球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没必要,真的没必要,说可以,胡说就大可不必。

大道理谁都懂,只不过怀抱着名为“国足”的皮球,这种道理从范志毅们的口中讲出,气场似乎弱了一点,相比之下,远不如反驳王兴的“事实错误”那般理直气壮。(完)

解说员黄健翔率先回应,他的发言,核心观点可以总结为两个字:不懂——认为王兴不懂职业足球运动员的体能训练水平、不懂现在的普通大学生的身体状况、不懂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