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大陆疫苗民进党又自己打脸

不要大陆疫苗?民进党又自己打脸(日月谈)

民进党当局卫生部门负责人陈时中公开表示台湾不用大陆疫苗,话音未落就被打脸:台湾近日宣布获得德国公司疫苗的代理权,隔天被发现这款新冠疫苗是德国公司与大陆制药厂合作研制。选择哪款疫苗,难道不该基于专业而非政治考量?只要是大陆产品,再好也坚决不用?台湾离不开大陆,两岸社会生活深度融合的趋势不可阻挡,民进党不顾现实为反而反,注定狗吠火车。

9月中旬,祝平平上任后,着手开始解决问题。短短一个月时间,道路变得平整干净,两侧树枝全部修剪完毕,粉刷后的围墙也是“白衣飒爽”……

在“懒汉”书记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新乡贤关注家乡发展,村庄发展“智囊团”、创业致富“导师团”、生态宜居“护卫团”、纠纷调解“娘舅团”、乡风文明“劝导团”等五大乡贤服务团队应运而生。

从视大陆疫苗如蛇蝎,到对有“大陆成分”的疫苗大表赞赏,民进党当局的双重标准暴露无遗。“为反中而反中”“为脱中而脱中”一再遭遇尴尬,显然不是偶然,违反生活常理违背经济规律,当然会屡屡碰壁,头破血流。

在“懒汉书记”徐樟顺治理下,东坑口村面貌然一新。图为东坑口村沐恩桥一景。衢州市委统战部 供图

2019年,村子就迎来33万人次游客,带动周边旅游产业创收1200余万元,村民正收获着一个又一个“幸福果”。

根据公开报道,当前国际上共有9支新冠疫苗进入第三期临床试验,其中4支是中国大陆制,1支为俄罗斯制,另外4支为欧美制。面对大陆疫苗研发成果卓著的事实,陈时中却放话“不买大陆制疫苗”,把政治优先和罔顾人命堂而皇之写在脸上,引来岛内舆论痛批“反人类”“是有多恨大陆”“对‘台独’来说,从头到尾疫情只有一个功能,就是用来‘台独反中’,用疫情黑大陆”。

据了解,东方红村是一个城中村,全村无山、无滩、无林地,村内可实施项目极少,村两委的工作主要以扶贫等为主,事情看似不大,解决起来却也极为繁琐。

常山:“至少请一贤”注入乡村振兴动能

民进党否定大陆的一切,抹黑大陆防疫成绩,污名化大陆口罩,禁止台湾民众喜爱的大陆产品入岛,连可以救命的疫苗都要做政治文章,打的是自己的脸,破坏的是两岸关系,最终伤害的还是台湾民众的切身利益。有如此不问苍生只问选票的政党横行岛内,千方百计将本该属于台湾民众的好处拒之门外,真是台湾的大不幸!

据了解,当地通过领导请贤、乡贤荐贤、实战选贤、事业招贤、上门引贤、退位让贤等,实施一个乡贤服务团、一封请贤回乡帖、一次有礼家访、一次乡贤恳谈会、一次回乡看变化、一次乡贤上堂讲课、一个治村导师结对、一个重要岗位墩苗等“八个一”举措形成“至少请一贤”回路闭环,把新乡贤力量聚起来,带领党员民众共同发展。

“县领导、街道领导都找我谈了好多次,组织的信任使我打消了顾虑,更加坚定我回村参选的决心。”当选后,祝平平说,接下来,他将带领村两委实干苦干拼命干,逐步实现5年的规划目标。

在乡贤们的带动下,村民们积极响应“比孝”号召,深入开展“好媳妇”“模范家庭”“孝敬之星”等评选活动,2019年浙江省首个“孝亲文化示范基地”落户该村。

汪衍君唱着《妈妈的那碗大陈面》,一路从乡村祠堂唱到北京人民大会堂,成为衢州新乡贤文化的重要代表作。如今,大陈村已经成为赫赫有名的“网红村”。

江山:大陈“以文兴村”结出“幸福果”

大陈村党总支书记汪衍君与村民们一起唱歌。衢州市委统战部 供图

“懒汉”是徐樟顺的“小名”,在村民们眼里,被称作“懒汉”的乡贤书记徐樟顺不仅一点也不懒,干事反倒雷厉风行。原来,徐樟顺每天早上会在村里晨跑一遍,发现问题立即召集干部们开会协商。

在他看来,家乡文化底蕴深厚,走出一条古村落保护与开发的新路子是村庄发展的新机遇。在他示范带动下,大陈村获得更多的各方面支持。借新乡贤反哺之力,汪衍君撬动资金、技术、人才等各方面资源,仅该村新乡贤“致富能人”参与投资和捐赠的总额,就达3000多万元。

“没有落后的村,只有落后的观念。”这是开化县杨林镇东坑口村支书徐樟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乡村振兴呼唤乡贤归来,今年以来,常山县持续招引优秀乡贤能人回村任职,选优配强“领头雁”。2个试点乡镇街道22个村,共有18名乡贤回村任职“一肩挑”,占比81.82%。

从年薪近百万的优秀青年乡贤,到成功当选村里的党支部书记,衢州市常山县天马街道东方红村的祝平平迅速适应了身份的转换,并将从商的成功经验与优秀理念同振兴乡村相融合,头雁振翅带领群雁高飞。

按照陈时中们的逻辑,如果世界上只有大陆研发出疫苗,没有欧美替代品,是不是也坚决不用?大陆产品能救命也不要?莫非这就是陈时中之流的“骨气”,就是民进党标榜的“台湾人的勇敢”?然则,民进党当局要不要直接宣布不买大陆一切产品和原材料?台湾每年对大陆上千亿美元的顺差,民进党敢不敢说一句“我不要了”?

怎样推动更多新乡贤回归?衢州“请贤六法”可以找到答案。

这是新乡贤文化村歌《妈妈的那碗大陈面》里的歌词,歌唱者正是江山大陈村支书汪衍君。15年前,在杭州经商的汪衍君因为浓厚的家乡情结,放弃在外定居的念头,承担了改变大陈村落后面貌的重担。

两岸深度融合早已涉及社会生活方方面面,不是民进党想“散”就能“散”。以口罩为例,民进党当局宣布口罩不许出口大陆,又高调宣称“口罩自产”,摆足与大陆“划清界限”的姿态。事实却是,疫情发生前台湾九成口罩进口自大陆,今年疫情暴发后台湾也从大陆进口了1亿多个口罩,相当于2019年全年进口的1/4。“口罩自产”迅速穿帮,岛内产能不足,厂商不堪民进党当局压榨只能从大陆偷偷进口口罩上缴。而且,岛内生产口罩的原材料九成以上来自大陆,民进党何不宣布原料也不用大陆的?

“不管我们走得多么远,故乡永远在我们的心间。妈妈的那碗大陈面,伴随着我们一年又一年……”

此前,民进党当局曾下架大陆影音平台,结果被发现蔡英文、苏贞昌和一些高喊禁“爱奇艺”的“立委”都追大陆剧;民进党曾疯狂抨击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不久前却又腆着脸求大陆“不要断”;民进党当局限制两岸经贸交流,却又拿台湾农产品出口大陆创新高当政绩……民进党口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如岛内网友所说,台湾贸易盈余来自大陆,中药九成来自大陆,汽车零组件来自大陆,你能断得了吗?

但起初想要让东坑口发展可不是件容易事,发展资金哪里来?徐樟顺借智借力搭台聚贤,以乡贤联谊会建设为纽带,实施“反哺引资、基层治理、乡风文明”三项“乡贤+”工程,引领乡贤反哺家乡,很快筹集到部分建设资金。

两岸经济生活融合发展是市场的必然选择,是两岸民众的需求所在和民心所向,历史大势不是民进党伸出螳臂就可阻挡。台湾今年1至6月总出口年增长率为0.5%,同期出口到大陆及香港的年增长率为9.8%,占总出口的42.3%,创历年新高。民进党当局力推“新南向”,但台湾同期出口到东盟的年增长率为负4.8%,不升反降。可见政治操作不敌客观现实,做的是无用功甚至负功。

最近,村里白马公园的一角发生了大变化,过往居民纷纷点赞:原来,白马公园南侧有一条长约60米的小道,原先的道路坑坑洼洼,道路两侧枝繁叶茂,除了对过往市民的通行造成不便,夜间照明也受到极大影响,存在安全隐患。此外,破旧不堪的围墙也有碍观瞻。

开化:东坑口“懒汉治村”治出美好乡风

“回到村里,是出于对家乡的热爱、对乡村的情怀。看到破败的古村落不断进步、变好,我感觉很有幸福感、存在感,找到了人生的价值。”汪衍君告诉记者,乡村振兴需要更多年轻人回乡创业,他希望用情怀打动更多身边的人,让更多的乡村实现振兴。(完)